血战麻将规则
思路客小說網 > 為你抹去一世塵埃 > 第1094章 快走

第1094章 快走

作者:君止歸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都市奇門醫圣軍婚燃燃:重生國民女神重生之妖孽人生重生之最強劍神地府朋友圈悲劇發生前[快穿]網游之虛擬同步丹道宗師
思路客小說網 www.ejain.tw,最快更新為你抹去一世塵埃最新章節!

    夏暮城回到住處,吩咐助理通知下屬們速度離開這里。

    他們手里都有錢,先自由活動。等危機過去,再另行通知集合的時間。

    夏暮城還沒傻到坐以待斃的地步。

    他之所以拒絕了余沖的好意,是因為他覺得自己有能力帶蘇芙離開,何必把命運交在別人手里?

    即便逃亡失敗了,余沖也答應幫他保住蘇芙肚子里的胎兒,他何不拼一拼?

    夏暮城的手下基本都是機靈有眼色的人,知道情況不妙,在短短半個鐘頭之內,撤得一干二凈,只剩下兩個心腹。

    蘇芙已經睡了,睡得很不踏實,漂亮的臉蛋在月光下蒼白無比。

    夏暮城推門進來,半蹲在床前,凝著這個自己視為珍寶的女人。

    她瘦得厲害,整個人病懨懨的,他很想把她養肥,可惜事與愿違。

    他伸出手,輕輕的搖了一下蘇芙,“美兮,醒醒。你不是想家了嗎,我送你回去,起來換衣服。”

    若放在以前,他要送她回去,哪怕是騙她的,她也會高興一陣。

    可今天,她卻煩躁的背過身去,咬唇忍著胃抽筋的痛苦,過了幾秒才說,“我不舒服,不想動。”

    蘇芙從小就被媽媽和哥哥捧在手心里,幾乎沒受過什么苦,也沒生過什么病。

    這次激烈的嘔吐反應,讓她誤以為自己得了不治之癥。

    人在難受到極致的時候,腦海里就會冒出這樣的想法:但求速死。

    死了好。

    死了就不用受罪了,也不用和討厭的人在一起互相傷害了……

    既有了想死的心,而且明知道他不會放過自己,她有什么好動心的呢?

    夏暮城喉結滾動了一下,“如果讓陸盛廷來接你呢?”

    蘇芙身子一僵,淚水無聲的淌出來,哽咽著說道,“我很難受,別再戲弄我了。”

    夏暮城盯著她微微抖動的肩膀,俊龐上沒什么表情,但一雙黑眸格外幽深。

    默了許久,門外傳來了敲門聲,“夏先生,我們要快一點了。”

    “好。”夏暮城站起來,從衣柜里拿出一套衣服,強行給她換上。

    必須得出發了,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蘇芙沒有力氣反抗他,像個破碎的布娃娃那樣,任由他擺弄。

    換好衣服,他抱著她往外走,助理拎著大包小包的東西在外面等候。

    蘇芙見所帶的物品基本都是她的衣服和食物,不像是回中州,反而像逃亡。

    她似乎意識到什么,非常聰明的掙扎了起來,“我頭暈的厲害,不想動彈,先讓我休息一晚,明天再走吧。”

    “頭暈?”夏暮城低頭用腦門試探她的溫度,然后看向醫生。

    醫生立刻給蘇芙檢查了一下,對夏暮城微微搖頭。

    意思是說,還是先休息,萬一胎兒保不住,那就太可惜了。

    夏暮城雖不愿耽擱,但考慮到母子倆的健康,只好放棄連夜出發的念頭,又把蘇芙抱了回去。

    “夏先生,您先離開,等明天一早,我護送夫人和您匯合。”助理很忠心的建議道,醫生也表示同意。

    “還是你們離開吧。”夏暮城拿出幾份文件,遞給助理,“如果明天晚上之前,見不到我,就把這個給余大夫。”

    這里是他的隱形財產,如果他死了,就遺傳給他的孩子,至于明面上的財產,肯定會充公的。

    人有時候就是這么奇怪,明明置他于死地的是余大夫,可他卻對人家無限信任……

    助理和醫生都不愿離開,但又不敢違背主人的命令,最后兩人商量了一下,就由醫生留下來應付突發狀況,助理則帶著財產,從密道離開。

    別墅的外圍早已被警方包了餃子。

    別墅里,蘇芙閉著眼假裝睡覺,心頭卻砰砰亂跳,她有一種強烈的預感:自己快要脫離苦海了!

    這種激動人心的時刻,讓她怎么睡得著呢?

    夏暮城也沒睡,他拉了把椅子坐在床前,守著蘇芙,深深地凝望著她,似乎想把她永遠記在心底……

    零點的鐘聲敲響,中秋節到了。

    也意味著抓捕的時刻到了。

    醫生驚慌失措的敲門,告訴夏暮城警方已經兵臨城下,讓他躲進密道,別再管蘇芙了。

    下面也開始喊話,讓夏暮城交出人質,乖乖投降,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夏暮城笑了笑,站起來,一手撐在蘇芙身側,低頭在她唇上烙了一吻,深情而悠長。

    “蘇芙,何美兮。”他輕聲喚她的名字,想再聽她和自己說句話,哪怕是厭惡諷刺的話,也可以。

    可無論他怎么喊,蘇芙都咬牙忍著,始終不答腔。

    夏暮城嘆了口氣,失望的把視線從蘇芙的臉上移開,看向她的小腹,低頭在她腹部吻了一下,告別胎兒,然后整理了一下穿著,走出臥室。

    “夏先生,我們怎么辦?”醫生不安的問。

    “你只是個醫生,他們不會為難你的。”夏暮城看向他,神色平靜,“你現在就出去,說我想見陸盛廷。”

    “好。”現在不是婆媽的時候,醫生對外面喊了一句別開槍,然后舉著雙手出去。

    兩分鐘之后,陸盛廷氣勢凜然的走了進來,目光冷厲地看著夏暮城。

    夏暮城則端坐在主位的太師椅上,雖窮途末路,可天生邪魅痞帥的高姿態分毫不減,他把自己和陸盛廷比較了一下,還是覺得自己美。

    他打心眼里看不起這個比蘇芙大12歲的老大叔。

    他想,如果他不是個壞人,那么蘇芙一定會更愛他,而不是陸盛廷……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兩人刀光劍影的對視了一會,還是陸盛廷先開了口,“蘇芙在哪?”

    夏暮城丟給他一把匕首,然后用槍瞄準他,“把你的手指砍下來一只,并發誓一輩子對蘇芙好,不嫌棄她,我就放你們離開。”

    陸盛廷拒絕,“我的整個身體都是蘇芙的,沒她的允許,我不會砍。”

    “那你就去死吧!”夏暮城憤怒地拉開保險。

    “陸盛廷,當心!”這時,一個纖細的身影沖了過來,死死的抱住陸盛廷,維護著他。

    “小芙!”陸盛廷唯恐誤傷了蘇芙,一個反身,將后背對著夏暮城。

    他們還真是恩愛。夏暮城妒忌的幾乎發狂,“陸盛廷,還是乖乖的躲在女人身后吧,不然就是找死。”

    “你這個混蛋!”蘇芙急得紅了眼,拼命的掙脫掉陸盛廷,撿起地上的匕首,沖過去,狠狠扎進了夏暮城的心臟。

    他躲都沒躲,甚至以一個敞開懷抱的姿勢,歡迎她。

    啪!

    夏暮城的手里的槍落在了地上。

    陸盛廷用腳尖利索的將槍勾起來,想要將子彈取出來,可打開槍才發現,里面一顆子彈都沒有。

    蘇芙被鮮血濺了一臉,看起來格外猙獰。

    夏暮城痛苦的皺了皺眉,不顧自己心口鮮血直流,費力的抬起手,幫她擦臉上的血點,“蘇芙。”

    他喊她的名字,啞聲問道,“解恨了嗎?雖然遲了幾個月,但你終究是達成所愿。”

    “所幸,這把刀夠精美,也夠安全,不會傷到你的手。”

    “蘇芙,想到之前你為了殺我,把刀子扎進自己的掌心,我還是很心疼。”

    他說著,眼眶漸漸泛紅,下巴繃得緊緊的,忍著自己的情緒。

    可是眼淚還是出來了。

    一滴滴的落在她的手上。

    第一次哭,很丟人。他面子上有些過不去,催促她道,“快走吧。”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為你抹去一世塵埃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思路客小說網只為原作者君止歸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君止歸并收藏為你抹去一世塵埃最新章節

血战麻将规则 迪拜娱乐 吉林时时网上购买火车票 江苏时时走势图 抢庄牛牛牛安卓版下载 欢乐生肖官网 pk10赛车玩法介绍 快三赚钱 凤凰平台注册 龙虎合怎么看规律 重庆时时生肖彩